400-0813-100

灯品的演变二

专家简介:宋良曦,男,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,自贡盐业历史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副主任、注册高级咨询师、国际盐史委员会委员、四川省中国经济史学会副理事长、自贡井盐史研究会秘书长。国家开放大学I-彩灯实验室专家。在灯文化研究方面,有《中国灯文化》、《南国灯城》专著出版。

灯品的演变2

魏晋南北朝时期,灯烛更为人们照明、祭祀、庆典等不可缺少的必备用品。这个时期,灯具的一个重大变化是,在民间陶瓷灯具被普遍应用。考古发现当时的陶灯具,除灰陶、釉陶之外,青瓷灯具占了很大比重。

熊形青瓷烛座(西晋)     熊形柱青瓷灯(三国)

隋唐以降,灯具又有进一步的发展。《南部焰火记》说:“炀帝香宝,宫中烛心至跋,皆用异屑,燃之有异彩数重。”《朝野佥载》说:唐“睿宗先天二年正月十四、十五、十六夜,于京师安福门外作灯轮,高20丈,被以锦绣,饰以金银,燃五万盏灯,望之如花树,……年少妇女千余人,于灯下踏歌,三日夜晚,欢乐之极,未始有之。”

人骑兽青瓷烛座(西晋)  羽人棒圈青铜灯架(南朝)

王公贵族们还可以用灯来装饰自己的宫廷苑囿,不仅有“火树”、“烛龙”,还有“灯婢”、“烛奴”,以显自身的华贵。据《开元天宝遗事》记载:“宁王宫中,每夜于帐前罗列木雕矮婢,饰以彩绘,各执华灯,自昏达旦,故曰之为灯婢。”“以龙檀木雕成烛跋童子,衣以绿衣袍,系之彩带,执画竹列立于宴席之侧,目为烛奴。”《遗事》还记“韩国夫人置百枝灯树,高八十尺,竖之高山,上元夜点之,百里皆见,光明夺月色。”这些并非全是夸大之辞。

掐丝珐琅寿字烛台(清代)   贴花三彩灯(唐)

 

民间用灯,更加讲究实用和便利。既有“长擎八尺”的高灯,也有“短攀二尺便且光”的矮灯,还有轻小易于移动,只有几厘米至一、二十厘米高的油灯和烛台。后者就是考古发掘中常见的各式陶瓷灯具和铜、铁等制作的金属灯具。


青釉蟠龙瓷灯(唐)          黄釉烛台(隋)   

 

宋代,文化创造的主体成分与性质有所变化,文化形态开始转向民间,这种新的趋势使灯文化具有了广泛的传承基础与丰饶的拓展源泉,灯文化真正得以凝合、巩固起来。

两宋时期,灯具是普遍的随葬品之一。较隋唐瓷灯具来看,形制多样,釉色丰富多彩。

景泰蓝缠枝莲纹烛台(清代)

 

由于审美旨趣的分歧与扩展,地域经纬的差异与隔离,虽然灯文化的各种文化精神、内在意识都或潜留或转易或承传下来,但灯在外在形式上却呈现出分异与歧变了,而正是这分异与歧变使灯之家族更为庞大,使灯文化更加精深而绚丽多彩了。龙灯、河灯、冰灯、荷叶灯、蒿子灯、花灯、纱灯、铜灯、顶灯、九曲黄河灯、鳌山灯、走马灯就是灯之族的主要成员。

龙灯                    河灯

 

灯的在场,激活了人们的情感,沟通了人们的心灵。灯从人们的家中到公共场所,灯的聚合,光的交融,人的亲近,形成了灯节和灯会。

下周连载:中国年节灯会的起源

本文为国家I彩灯实验室独家授权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
联系方式:

电话:400-0813-100
传真:0813-8356666
邮箱:dcjt@zglanterngroup.com
地址:四川自贡高新板仓工业园区金川路8号

微信扫一扫
关注我们最新消息

微博扫一扫
了解我们最新动态

版权所有©自贡灯彩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蜀ICP备16024798号-1

友情链接:深圳市灯彩文旅发展有限公司 |  加拿大DDM娱乐文化有限公司 |  自贡天星彩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|  自贡新亚彩灯文化产业有限公司

版权所有©自贡灯彩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